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党建工作 >> 党团动态 >> 纪念建党90周年暨党在我心中征文 作者:孔德生

        字号:   

        纪念建党90周年暨党在我心中征文 作者:孔德生

        作者:孔德生浏览次数: 日期:2011年4月12日 15:07

        留 在 心 底 的 记 忆

         

        今年是建党90周年,在我这一生记忆中,有三个共产党员的形象挥之不去。

        那是我上小学的时候,一次是和儿时的玩伴去北海爬山,不小心失足,从山上跌落,昏了过去,当我醒来的时候,浑身是血的我正趴在一个不认识的大人背上,他背着我,气喘吁吁的跑着,先去北大医院,以后又转宣武医院,他一直陪护着我,直到我的父母到来千恩万谢他才放心离去,我只记得他30多岁,个不高,背很宽阔,穿的是蓝工作服,直到以后,父母多次提起他,我才知道,素不相识,出手相助,还知道,他是个党员。

        高中时,正在“文革”后期,我们班去内燃机厂学工劳动,为期半年。组装212吉普车发动机,带我的师傅是个小伙子,姓赵,只比我大几岁,赵师傅话不多,干活很快。我们这个工位是装排气管,在整个流水线上最脏最累。赵师傅总是来得最早,他把待装的排气管依次码好,提前打上固定的螺栓,然后就可以跟上流水线的速度了。下班时他总是走在最后,把工具收拾好,场地打扫干净才离开。他对我很好,手把手教我怎么干活。有次我生病在家休息,他还提着水果来看我。赵师傅在车间的威信挺高,中午吃饭时,大家都爱围在他身边,说说笑笑,一天的疲劳就都过去了。在厂门口,光荣榜上贴着他的大照片,赵茂树,中共党员……。只是以后, 我们学工结束,回到了学校,渐渐失去了他的消息。内燃机厂也早已被高楼大厦替代,不知赵师傅现在生活的可好?

        在中学有一个同学和我关系很好,放学后没事经常去他家玩。他的妈妈当年50多岁,个子不高,南方口音,待人和蔼亲切,有时就在他家吃饭,我叫她薛阿姨。薛阿姨是个高级干部,工作在全国工商联,我知道在抗战时期,她就参加革命,在上海地下党工作。她和我谈起过潘汉年,她还和电影《永不消失的电波》男主角的原型—李少白一起工作。那时特别崇尚英雄,我就想薛阿姨会不会是电影里门口放哨的小姑娘。以后我得肝炎,吃了很多药不见好转,薛阿姨从上海给我捎回一种药,吃过后,我的病彻底好了。以后我结婚,薛阿姨还亲自登门道贺。时间一晃30多年过去了,我欣喜地从网上看到85岁高龄的薛阿姨还出席抗日战士座谈会,四川地震她还为灾区捐款,国家副主席荣毅仁去世,她也在悼念的队伍里。薛阿姨,衷心祝福您健康长寿!

        这些都是我在少年时代留下的记忆,当多年以后,我也成为党的队伍中的一名成员时,我才感到他们对我人生影响的巨大。我从17岁开始写了第一份入党申请书,到29岁加入党组织,包括以后的成长,那不知名的叔叔、赵师傅、薛阿姨,都不断地在影响着我,激励着我。我要对他们说,你们虽然只是普通党员,但我们党因为拥有了你们而伟大。“一花一菩提,一砂一世界”,那一朵朵花,一粒粒砂,形成了参天大树,造就了这彩色斑斓的宇宙空间。后来人,要让大树常青,让世界更美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二○一一年四月十二日

         

        所属类别: 党团动态

       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